为何徐悲鸿说中国真正画油画的,他算一个,潘玉良算半个?
发布时间:2019-07-09 04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21

潘玉良《三肤色女》,木板油彩,安徽博物院藏


但流言蜚语没有阻碍潘玉良探索艺术的脚步,在上海美专学习期间,她完成了数幅自画像。留欧后的潘玉良更是领略了当时西方最为先锋的艺术理念与绘画方法,最终融贯中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潘玉良《希望和平》,纸本水彩,1952年

潘玉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体》,纸本水彩,1961年

当代研究者认为,潘玉良很难完全归属于某一流派,她的画作兼具写实与表现;她以人体画为主要样式,结合切身感受创作出来的自画像是其人格与艺格的双重体现。今天也越来越为艺术界所推崇。

潘玉良《穿灰裙的妇女》,木板油彩,安徽博物院藏


潘玉良一生坚持独立与自由,其60余年的呕心创作不论是对于新中国以来的中国现代艺术的画脉延续,还是对于中国女性艺术家阵营力量的扩大,都可谓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潘玉良《摊头裁剪》,木板油彩,安徽博物院藏

1977年6月13日,在巴黎甘贫苦节近半个世纪的潘玉良离开了人世,其最后的盼愿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全数回到祖国。如今,其身后的4600多件作品藏于安徽博物院。 

潘玉良《露天酒吧一角》,木板油彩,安徽博物院藏

1977年7月22日,一代大家潘玉良长眠于巴黎蒙帕纳斯墓园第七墓区,墓地编号:143PA 1977。


正在展出


展览:“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

时间:2018年9月12日-2019年1月6日

地址:亚洲协会香港中心 麦礼贤夫人艺术馆

香港赛马会复修军火库

香港金钟正义道9号


精彩回顾:

刘建华:韧劲儿是走下去的动力!

艺术有时间吗?如何留下它?

卢俊舟:创造自己的法度


[策划/齐超][编辑、文/刘家嘉][图片提供/安徽博物院&亚洲协会香港中心]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