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花了我28万8娶回来的女人,给我戴了绿帽子!”
发布时间:2019-06-05 20 来源: 互联网



苏越结婚的时候,人人都羡慕她嫁了个好人家。


苏越原本不叫苏越,爸妈给她取的名字是苏红梅。

苏越这个名字,是她高考那年自己去派出所改的,

出自毛主席的那首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苏越觉得,考上大城市的大学,远离老家,是某种意义上的重头开始,

虽然她对于未来一无所知,压根不知道自己会付出多少代价。


苏越老家在皖北农村,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

在苏越爸妈眼中,女孩子都是牲口,

最好趁着膘肥体健的时候拉出去卖了,换来的彩礼钱存着给儿子买房和结婚。


苏越的三个姐姐,初中刚念完,就被同村人带到江浙一带打工,

工厂流水线每天工作12个小时,攒下的所有积蓄都被爸妈搜刮走,留着给家里的命根子娶妻生子,好传下家里的“香火”。


原本,苏越的命运也同姐姐们一样。

可是姐姐们疼她,用拒绝给家里汇钱做要挟,换来了苏越的继续上学。

苏越也够争气,考上了上海的名校,

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她是公司里少有的程序员,

一个月的薪水抵得上爸妈务农一整年的收入。



苏越的大学,过得比普通女孩要辛苦很多。

别的女孩忙着恋爱刷淘宝追星看剧的时候,苏越忙着打工挣生活费和拼命学习拿奖学金换学费。

但她觉得,至少,比姐姐们在流水线上待足12个小时,比跟她同龄的同村女孩被父母用15万的彩礼卖掉要幸运得多。


苏越从没期待过,自己会遇见爱情。

爱情,对苏越这样的女孩来说,太奢侈了。



跟乔浪认识,是源于公司里组织的一次登山活动,联谊的是一家关系不错的同行公司。


苏越一开始没怎么注意到乔浪,怎么说呢,她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

乔浪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小孩,皮肤白皙,穿着大牌球鞋,潮牌T恤,

眼睛看着人的时候,理直气壮,坦坦荡荡的。


登山的那天,乔浪一路上都很照顾苏越,

同组的男同事们,立马发现了乔浪的别有用心,

叫嚷着开始起哄,苏越的脸红了一次又一次。


苏越在程序员堆里混久了,每天都是T恤牛仔裤,

大家也不拿她当女孩子看,熬夜赶项目的时候也不会落下她,

就连办公室换桶装水,也是经常苏越来干。

这也是苏越喜欢这家创业公司的原因之一,没人拿她当女孩子看,

也就意味着,没人会因为她是女孩子而轻视她,

什么活儿都愿意带着她,苏越也就有机会拿到更多的项目分红。


第一次被人当做女孩子对待,小心翼翼地讨好和照顾着,

她接过乔浪递来的,带着香味的湿纸巾和洗好放在保鲜袋里的水果,苏越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那天晚上,苏越一丝不挂地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好久,直到合租的室友敲门才穿上衣服出来。

苏越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好看的,不仅好看,她还有挺拔的胸部,和结实有力的两条长腿。


跟乔浪的恋爱进行得很顺利,顺利到屡屡令苏越感觉到像是在做梦。

这是苏越的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接吻,包括第一次上床。


发现苏越是处女的时候,乔浪很激动,

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连着问了苏越好几次“这是真的吗”,

在得到苏越烧红了脸的肯定答复之后,

乔浪抱了苏越很久后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看到乔浪喜形于色的样子,苏越第一次感觉到不适,

她原本以为,城里的男人,到底会有些不一样。


但苏越还是很高兴,她想:

“或许,一个26岁的处女,确实值得他这么高兴吧。”



那年下半年,苏越接受了乔浪的求婚。


一开始的时候,乔浪爸妈是不同意的,

他们家虽然是二线城市的中产,但好歹父母也都算得上是体制内的体面人,

怎么能娶个农村女人?

何况还是有3个姐姐和1个弟弟父母都是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农村女人?


那时候的乔浪, 正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

上演了好几天一哭二闹三绝世自杀的戏码,

才逼着爸妈答应。


回到老家谈彩礼的时候,发生了一点不愉快,

苏越爸妈一张口就要28.8万,乔浪爸妈当下就拉黑了脸,

如果不是涵养好,只怕连那顿饭都吃不完。


最后,是苏越偷偷跟乔浪说,没关系,彩礼的钱,她可以出一半。


苏越这些年看着爸妈无止境地压榨姐姐们,

早早就存下了心思,报给家里的工资,差不多少了一半

——即使这样,在村里人眼中,已经很多了。


苏越知道,爸妈着急给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买房,原本已经在家盖了一栋楼房,

但是,现在的女孩子都想要在城里买房,

她是家里最后一个出嫁的女孩,

还花了那么多钱上大学,不趁机好好敲诈一下就没机会了。



当时的苏越,只想着,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她愿意贴钱给乔浪。

她拿出了这几年偷偷攒下的所有积蓄,就连乔浪结婚时候从头到脚的行头,都是苏越花钱给置办的。

乔浪爸妈,卖掉了家里的两套房,凑钱给他们在上海买了套小二居,赶在他们领证前买的,只写了乔浪一个人的名字。


苏越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她觉得自己是那个嫁给爱情的幸运儿。




苏越的幸运,不仅仅是在恋爱和婚姻上,就连事业上,她也仿佛是行了大运一般顺利。


婚后第二年,她负责了公司的一个大项目,

这个项目的成功,帮公司拉来了D轮的融资,

老板把她升级成合伙人之一,薪水连番了好几倍不说,还许诺了不少期权。


手头宽裕了职位也升级了的苏越,也渐渐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

她学会了化妆,报了一个健身课调节体态,

短短两三年,苏越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一眼看过去就土气的农村女孩。


她漂亮,时髦,身材高挑,走起路来飒飒生风,

工作的时候干净利落,差不多成了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人人都说,XX公司的苏总,真是又漂亮又能干,得多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


跟苏越相比,乔浪就发展得平平,工作还是那份工作,薪水也还是那份薪水。

下了班,乔浪就窝在家里打游戏,还经常抱怨苏越加班回来太晚,没有时间做饭,害的他只能吃外卖。


一开始的时候,苏越还好声好气地哄他,亲亲抱抱他直到乔浪露出笑容为止。

甚至有时候哪怕加班回来都过了12点,还会强撑起精神给赖在电脑前的乔浪煮个牛肉面。


结婚第三年,乔浪爸妈开始催着要苏越生孩子,

那时候苏越的公司正到了关键的时候,

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累得回到家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有时候苏越也想跟乔浪撒撒娇,说自己太累了,乔浪就说:“那你辞职啊,总归是饿不死。”


饿倒是饿不死,怕只怕,辞职还没到3个月,家里的存款就要消耗殆尽,连房贷都交不上。


苏越很好奇地问乔浪:“你爸妈又打电话来催生孩子了,真生了下来,怎么养?”


乔浪倒是振振有词:“真到了那时候,还怕孩子饿死吗?总归是我爸妈亲孙子,他们还会不管吗?”


苏越习惯了谨小慎微,

因为从小到大,就没人给过她安全感,

也没人给她做后盾,她没办法不管不顾生个孩子下来。


苏越总觉得,至少得等还清了房贷,家里经济宽裕些再要孩子。


她没指望过自己亲妈来帮自己带孩子,乔浪妈妈则是早就放出话来自己退休了要上老年大学,没空帮他们带孩子。

月嫂是肯定要请的,这又是一大笔花费……


苏越听到乔浪爸妈的催促,起先是找话头别过去,次数多了也觉得烦,尤其是,每次乔浪都一声不吭,还帮腔着他爸妈。


乔浪说:“不就是一个孩子吗?别的女人都能生,你就不能生了?”


结婚第四年,苏越跟乔浪渐渐没了性生活。

一是她工作太忙,两人工作日的时间总是凑不上,

二是乔浪对苏越不愿意生孩子这件事满怀怨气,

他有时候还会怼上一句:“反正你也不想生孩子,别浪费我的种。”




乔浪出轨的事儿,苏越从没想过。

很长时间以来,她都觉得遇见乔浪,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虽然乔浪孩子气,不成熟,又不思进取,

但至少她不像自己爸爸,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还动不动借着耍酒疯打人。


苏越觉得,乔浪还是知道心疼自己的,只是他还不懂事。


那天是两人结婚五周年,苏越特地提早下班,想要回家给乔浪好好做顿饭。


周五的下班高峰期,滴滴排了差不多一百多号人也没打上车,

他们公司距离地铁站又远,苏越便蹭了同事老王的车回去。


车开在半路上的时候,苏越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

说自己是乔浪的女朋友,两人是打游戏认识的,好了已经快一年了。

还说自己每个月都会给乔浪打钱,乔浪游戏里的装备都是她给买的。

女人在电话里破口大骂:

“你算什么老婆?连自己男人钱不够花都不知道。”


苏越当然不知道,她想不明白,

房贷是自己在交,家里的日用品也都是自己买,

乔浪自己也在正常上班,怎么会钱不够花?

还有本事找了个女人给他打钱?


苏越挂掉了电话就开始哭,

她一直以为,自己这几年,事业都婚姻都算得上顺利。

她勤勤恳恳工作,存钱,希望有天可以理直气壮生孩子养孩子,

她憧憬着,自己会有个幸福圆满的婚姻和家庭。


下车的时候,苏越高跟鞋崴了一下,

站在一边的老王,赶紧扶住了苏越。

苏越突然间就觉得累,便把头埋进了老王的胸膛:

“别动,我缓一会儿就好。”


这是一个非常纯洁的拥抱,

老王家有爱妻一枚,跟苏越是一起通宵加班跟客户撕逼的伟大革命友谊,

但是,在下班回家刚好目睹了这一幕的乔浪眼中,

这正好是一对正在偷情的狗男女,奸夫淫妇。


苏越原本以为,等回家关上门,好好跟乔浪解释一下就好。

再说,她还没问他,关于那个电话里的女人的事儿呢?


谁曾想到,关上家门之后,等待苏越的,

是乔浪近乎疯狂的巴掌和拳脚,结结实实地全部都落在了苏越脸上和身体上。


如果不是邻居听到声响报警,苏越怀疑自己那天晚上会被打死。


救护车的鸣笛里,乔浪歇斯底里的嘶吼声越来越遥远和模糊:


“你是老子花了二十八万八买回来的贱货,居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我让你出去工作是为了给你机会搞破鞋的吗?

我妈早说了,农村出来的女人就是贱,狗改不了吃屎!

是我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婊子……”



30岁的那一年,

苏越再次在村里引起了当年她考上大学和嫁人时候一样的轰动。


人人都说,苏家的小女儿有出息,

考上了上海的大学,还嫁到了大城市的好人家……

谁知道啊,因为在外面偷人,被婆家赶了出来,离了婚……


苏越想,完了,

努力那么多年,做人人眼中有孝顺的女儿,贤惠的儿媳,体贴的妻子……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得到了半句差评,

结果还是毁于一旦,成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离婚女人。


苏越又想,幸好,完了,都结束了。

明年,不出意外的话,公司会上市,

老板给的期权,大概能套现近200万,苏越想:

是时候该给自己首付套房子了。

只写自己一个人名字。


作者:老妖,人丑脾气坏,尽说些不好听的大实话,出过一本滞销书《好姑娘光芒万丈》,微信公众号@好姑娘光芒万丈(ID:laoyaohuibaofu),微博&知乎&豆瓣@好姑娘老妖

↑向左滑动有惊喜↑


也许你还会喜欢


今天点“在看”,明天变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