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论剑爘牎肮鼻谢缓头趴硐薰海荷系鄣墓樯系郏龅墓榭
发布时间:2019-06-05 2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5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句话不仅可以形容人,也可以形容汽车市场。


尽管去年车市就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颓势,但谁也没有想到,今年“国五”和“国六”的垂直切换,成为车市更大的“杀器”。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不仅销量出现连续下滑,价格更是一路走低,经销商苦不堪言。



“清库”,成为这一个多月来车市的主题词。



“国六”提前实施让厂商苦不堪言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最新一期“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显示,5月汽车经销商库存指数为54.0%,环比下降7.0%,同比上升0.3%,虽然库存水平连续 17个月超过50%的警戒线,但5月份汽车经销商降库明显,已是今年以来库存指数的最低水平。



流通协会表示,受经济大环境影响,5月车市继续呈现低迷态势,受部分区域7月1日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影响,经销商加大对“国五”车的清库力度。在“国五”与“国六”切换期间,消费者持币观望氛围浓厚;市场需求惨淡,“国五”车型清库压力很大,市场价格混乱,经销商盈利状况进一步恶化。


该协会的调查报告中显示,今年来,除少数品牌外,经销商的新车毛利普遍为负,亏损面进一步加大,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某品牌去年的十佳经销商告诉“华山论剑”,今年一季度,他们店的毛利润在200万元左右,结果从4月份开始持续亏损,目前所有的毛利润都赔出去了,而且这种情况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经销商日子不好过,厂家也好不到哪儿去。经销商手里的库存清不完,厂家也不敢轻易再压库。但生产出来的“国五”车总归要卖出去的,因此,才有了各个厂家鼓励内部员工购车的新闻。



这背后,其实反映的是政策变化对于汽车行业的影响——原本,按照工信部的规划,由国五排放标准升级到国六a排放标准有四年过渡期,从国六a排放标准升级到国六b排放标准设有两年过渡期。然而,很多省市却将时间节点提前到今年7月1日,整整提前了一年。


目前,已经有15个省市要提前一年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其中,北京、上海、广州和天津等地更是一步到位直接实施“国六b”排放标准——这就给汽车生产企业和经销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更有甚者,5月20日,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等5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实施第六阶段国家轻型汽车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通告》:从2019年7月1日起,在我省销售、注册登记和外省转入的轻型汽车,应当符合《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GB 18352.6-2016),其中I型试验要符合6b阶段排放限值要求,国家有特殊要求的,按国家要求执行。



也就是说,河北省给“国五”的过渡期只有40天,这对于厂家和经销商来说,真是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政策的制定,要充分考虑对于经济和行业的影响,不能跟风。


一位车企老总说,年度销量目标和排产都是提前一年就制定好了的,因此,地方政府调整“国六”排放时间,让企业有些措手不及。尽管已经停止了“国五”车型的排产,但库存压力依然成为车市最大的不利因素。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全行业库存高达300多万辆,流通环节库存占压的资金额高达5000亿元,许多生产商和渠道商在生死边缘徘徊。



尽管不少行业协会和车企呼吁延期实施“国六”,给车市松绑,但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省市有延期的规划。但生态环境部表态,不扩大提前实施“国六 ”标准区域,在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应坚决停止供应“国五”产品,在其它地区仍可正常销售“国五”汽车。


事实上,尽管厂家和经销商的日子艰难,但对于消费者来说,现在却是出手“国五”车型的最佳时机。无论哪款车型,几乎都能拿到最低的价格,而且,“国五”车型可以开到2030年,很少有人一辆车能开11年吧?


对于近期计划买车的消费者来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北上会否效仿广深放宽牌照限制?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一定会给你留一扇窗。


面对汽车销量的节节下滑甚至影响到地方财政收入的时候,勇立潮头的广东省率先坐不住了。5月底,广东省委办公厅、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出台《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针对当前制约消费的突出问题,提出29条具体举措,其中包含对于汽车消费有了重大的利好政策:促进汽车消费优化升级,重点推广新能源汽车应用,加快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逐步放宽广州、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等。



6月2日,广州市交通运输局与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分别发布了《关于增加中小客车增量指标配置额度的通告》:其中,广州市将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额度;深圳则将自2019年6月起,在原定每年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配置额度为8万个的调控目标基础上,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投放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



从2010年12月24日北京开始对汽车实行限制起,转眼已经9年,之后,包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和贵阳等城市纷纷效仿。此次广、深率先放宽汽车限购政策,被认为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或将改变车市的疲软走势。


目前,包括一汽-大众、东风日产、广汽丰田、WEY等品牌已经积极跟进放宽限购政策,推出具有针对性的购车优惠政策,希望能从这个实实在在的利好中“分得一杯羹”。这反应了车企对于市场变化的敏感程度,也是体系能力的一直体现。


而消费者更关心的是,在广、深率先放宽汽车限购政策后,北京、上海、天津等限购城市是否会跟进?特别是北京,压抑了极大的需求量,但也有不少人担心,如今已经拥堵不堪,一旦放宽限购,会不会进一步加剧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



这,考验的正是城市的管理水平。


据悉,上海市有关部门已经公开表示,“相关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尚在研究阶段。”


事实上,开年之后,政府的刺激政策就一直在推进中。从“汽车下乡”,到“制造业增值税降低”,再到5月24日财政部宣布调整购置税计税办法,7月1日起实施。举个简单的例子,一辆官方指导价为15万元的汽车,打折后最终在《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上开具的价格13万元。按照过去的纳税标准应该是以15÷1.13×0.1=1.33万。而新规则为13÷1.13×0.1=1.15万元(目前增值税税率下调为13%),购置税缴纳金额可以节省1800元。



尽管效果不一,但这些政策的颁布,至少证明政府看到汽车行业的困境,并且在积极想办法解决。但正如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在2019中国汽车重庆论坛时所说的,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不能是拍脑袋,防止政策的波动带来汽车产业的新问题。“全社会而言都要稳住阵脚,对政府而言,越是这个时候,保持减税降费、持续稳定性政策,不要出短期政策,短期政策迟早要还的,会让行业更加混乱。”


这年头,敢说真话的已经不多了,我要给朱华荣点个赞。正如他所说:“汽车产业到了一个多元多次回归方程式的时代,现在这题不是没得解,但是很难解。对行业来讲,要抱团取暖,携手前行,对企业来讲,要坚持战略转型,熬出伟大。”


敬畏市场,我们才能拥抱市场。




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