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办了卡,健身房就跑路了
发布时间:2019-05-27 01 来源: 互联网


光明网评论员:据报道,继去年媒体曝出“南京4家浩沙健身同时关门”后,北京的浩沙健身也出现了陆续撤店的情况,致使数百名消费者和工作人员蒙受损失。


健身房关店卷款跑路,已经是个让公众审丑疲劳的话题了。为了规避风险,消费者往往会选择一些连锁类的大品牌,但事实上这同样无法避免财产损失。



像此次事件中的浩沙健身,不仅是全国连锁,还有着近30年的历史,然而卷款跑路照样发生。由此可见,这是一个系统性的行业乱象


其实不只是健身房,一些美容机构同样存在相关问题,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采用预付卡消费。消费者需要先充值办理会员,商家则会提供各种优惠来吸引消费者办理长期会员,有的会员年限甚至长达十年之久。


就是在这种模式下,一些健身房可能会采取薄利多销的策略,推销低价会员卡。甚至店还没开张,就先行卖卡。但健身行业本身是成本相对比较高的,除去场地,还有设备的一次性投入,且市场有限。


一旦经营不善,就容易发生资金断裂。甚至有些商家明知道资金维持不下去,还在跑路前疯狂办卡,诓骗消费者。像此次新闻中的浩沙健身,就是在场地租赁合同即将到期时不仅没有告知消费者,反而在跑路前不断推销五年、十年卡。



而对消费者来说,要维护自身权利却比较困难。一方面是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对健身房背后的商业信息,如失信历史等很难知晓;另一方面,由于单个案例所涉金额往往不大,因此在健身房跑路后进行维权相当困难,法律成本比回报要高很多。


健身房、美容机构的圈钱跑路策略,正是吃准了这种心理,才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以至于行业乱象上升到非法吸储和集资层面。


这类预付卡消费监管困难在于前置预付的消费并没有前置的资金监管。商务部此前曾发布《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对发卡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以防中途跑路,但健身房并不在约束范畴,消费者交上去的会费,基本上没有任何监督措施。



虽然一些地方也开始努力,但全国性的立法规范依旧还未落地。如2019年《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开始实施,针对预付卡消费进行管理,不仅要求采集预收资金信息,还在全市建立单用途卡预收资金余额风险警示制度,不过地域性也很明显。


如今很多领域的商业模式,都是先付款付押金再消费,而平台为了扩张,往往会将资金挪作它用。比如健身领域,用开新店收取新用户会员费的方式来填补老店的资金亏损;共享单车领域,用户押金被拿去造新车进行投放等等。



当前,共享单车领域已经明确要推行押金监管政策,健身等领域虽然比较小众,但考虑到乱象存在已久,预付卡的资金监管同样得尽快升级


而在此之前,既有的监管手段也得从严,不要让有失信黑历史的健身房以及投资人换个地方开店再圈钱。




来源: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王子墨

编辑:孙小婷 吴亚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