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普“妖”风来袭
发布时间:2019-05-26 23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1


坎普在几个世纪前有已经存在了,Camp 来源于法语中的俚语 se camper,意思是“以夸张的方式展现”。

文 | PiPiJuiCe


转载自:空白杂志

(ID:kong_is)


5 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一年一度的 Met Gala 如期而至。


今年的“坎普”(Camp)主题,完全跳出了过去主题的女性视角,红毯盛会开始之前,已经能让人预想到很多画面:穿男装的美妙女子、穿裙装的温柔男子、雌雄同体的美人……


果不其然,红毯没让人失望。


闪电侠 Ezra Miller,以一身Burberry西装加长裙摆亮相,他手持假面面具,脸上和额头上多出了 5 只复眼,腰饰是女性服饰中常见的束腰,加上一抹大红唇,真正做到了雌雄莫辨。



中国超模刘雯以一套Thom Browne格纹流苏西装裙亮相,英气十足。



美国设计师Christian Siriano为 Michael Urie 打造的男女装造型更绝,一边是女装裙装礼服,一边是男装西装套装,脸上的美妆和脚上的鞋子也做到了男女有别。




Janelle Monae 的非对称式礼服,也出自设计师Christian Siriano之手。




作为本次 Met Gala 联合主席之一,Harry Styles 妖孽附体,全身都是Gucci,戴珍珠耳坠,涂黑色和青绿色指甲。




前不久在奥斯卡红毯穿裙装赚足眼球的 Billy Porter,这次穿了以浮夸著称的The Blonds,并模仿埃及艳后进罗马城的场景,被几个赤裸猛男抬进场,然后在红毯上张开双臂假装展翅高飞。



从以上几套造型不难看出,坎普穿着讲究的幽默、戏剧性、矛盾冲突都得到了极好地演绎,而将这些关键词演绎到极致的无疑是 Lady Gaga。


Lady Gaga 作为本次 Met Gala 联合主席之一,她的造型出自设计师和御用造型师Brandon Maxwell,里里外外一共 4 套造型,她在红毯上一层层脱掉,并配有情景表演,现场气氛相当嗨。




戏剧冲突的造型还有不少。


莱托少爷Jared Leto 玩起了Gucci2018 秋冬秀场的断头造型老梗,手捧自己的神还原假人头亮相。




水果姐 Katy Perry 把自己打扮成吊灯,闪瞎眼的礼服是Moschino



Céline Dion 头顶 Noel Stewart 羽冠,身穿Oscar de la Renta流苏礼服,佩戴 Fred Leighton 珠宝,脚踩 Chloe Gosselin 定制高跟,亦仙亦妖。




Zendaya 这身Tommy Hilfiger礼服在暗处会发光,仿佛水母附体。



网红姐妹 Kylie 和 Kendall Jenner 身穿Atelier Versace高定礼服亮相,“芬达姐妹花”无疑了。




金姐卡戴珊 Kim Kardashian 身穿Mugler珠帘透视礼服造型很美,但是引发了各种奇妙联想,有人说像落汤鸡,有人说像牛角包。




Cardi B 的造型出自Thom Browne,拖地裙摆很像一朵鸡冠花。




让人想起 Rihanna 在 2015 年 Met Gala 红毯上神似鸡蛋饼的龙袍造型。




Jordan Roth 身穿荷兰设计师Iris van Herpen定制的超大斗篷亮相。




大部分男明星的造型都四平八稳,偶尔一两个造型养眼,无非是靠颜值和身材撑场面。


英国演员Hero Fiennes-Tiffin 身穿Salvatore Ferragamo男装亮相,领口的蝴蝶结给整体造型加分不少。美国演员 Darren Criss 则是一身Balmain造型。



就观感而言,本次 Met Gala 红毯的几百套造型,超模们驾驭造型的水平更胜一筹。


英国黑人超模 Naomi Campbell 一袭粉红色Valentino高定礼服亮相红毯,另一位黑人超模Jourdan Dunn 身穿Zac Posen定制礼服。



当红黑人超模 Winnie Harlow 穿了一件黑色羽毛斗篷,内搭Tommy Hilfiger抹胸拖地长裙。Emily Ratajkowski 穿的网眼透视礼服出自Dundas,尤其夸张的超大招风耳饰,小飞象看到也会羡慕。



英国超模 Cara Delevingne 身穿Christian Dior定制的彩虹条纹透视连体衣。美国黑人演员Lupita Nyong'o 是一套Versace礼服。



美国网红超模 Bella 和Gigi Hadid 姐妹花的造型也很出彩,两人分别穿了MoschinoMichael Kors



看完以上精选的 20 多套造型,以下切入正题开聊“坎普”。


时尚界的坎普穿着由来已久,设计师 Jean Paul Gaultier、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Jeremy Scott,Alessandro Michele 都在 T 台展示过坎普风格的服饰造型,风格明星 Bjork、Lady Gaga 无疑是坎普穿着的最佳代表。


但是过去很长时间,面对讲究严肃的时尚界,坎普穿着只是少数设计师和明星的个人狂欢。随着坎普穿着在本次 Met Gala 高调亮相,它自然走入了更加主流的位置,以及更为广阔的大众市场。



01

何为坎普?为何坎普?


很多人可能觉得,坎普(Camp)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概念。实际上,坎普在几个世纪前有已经存在了,Camp 来源于法语中的俚语 se camper,意思是“以夸张的方式展现”。


比如米开朗琪罗创造的大卫像,呈现出来的巨大体量和平衡姿态,就是坎普的。




再比如无数人都熟悉的路易十四画像,画像创作于 1701 年,画面上呈现出来的浮夸装扮,也是坎普的。




不过,Camp 一词在 1909 年才首次被载入牛津英语字典,意思被解释为“夸大的行为或姿态,多为对强烈性格有极度渴求的人所用。”



▲苏珊·桑塔格 | 摄影:Jean-Regis Roustan


1964 年,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写下经典文章《坎普札记》(Notes on Camp),她认为坎普是“一种夸张的、人工痕迹重的、对非自然的喜爱……一种以审美态度看世界的方式……”在她眼中,“坎普的方式,不是就美感而言,而是就运用技巧、风格化的程度而言。”


她所表述的坎普概念,很少涉及到时尚,其中有点关系的一句这样写道:“坎普是一个女人穿着三百万条羽毛制成的衣服走来走去。”


根据桑塔格的描述,坎普被定义为一种非自然的、私人的、可怕的、有技巧的、夸张的审美风格


桑塔格的文章发表前,坎普穿着是性少数群体和变装癖好者的秘密语言,方便群体成员之间沟通交流。文章发表后,原本属于边缘人群的坎普,正式进入主流语境,讲究夸张、浮夸的坎普穿着越来越多,与电影、歌舞表演等艺术形式关系越来越密切,并在 1980 年代随着后现代艺术流行而广受欢迎。


在时尚界,从早期的 Mary Quant、Karl Lagerfeld、Vivienne Westwood、Jean Paul Gaultier,到 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Jeremy Scott,再到近几年很红的 Alessandro Michele、Palomo Spain,很多品牌和设计师都有非常经典的坎普作品。


Alexander McQueen 设计的 Givenchy 1997 春夏高定系列。




1997 年 1 月,超模 Marcus Schenkenberg 身穿该系列的巨大希腊伊卡洛斯翅膀,出现在巴黎美术学院的门楼阳台上。



美国设计师 Jeremy Scott 设计的 2012 春夏男士开裆皮裤。




Alessandro Michele 设计的 Gucci 2016 秋冬系列错视斗篷。








不难看出,“坎普”与“妖”的定义非常贴合,妖稚、妖艳、妖气、妖孽、妖怪……都可以认为是坎普的具体表现。


表面上,坎普是浮夸的,但是深究起来,这份浮夸是以严肃的态度出发,最终转化为了讽刺的外在表现,因此它给人的感觉非常矛盾,其美学本质上是发起挑战、强调背叛


很多人将春晚穿着和陈志朋的浮夸造型说成是坎普,显然是不恰当的,因为他们的严肃性和讽刺性很难被考究,矛盾更是无从谈起,媚俗倒是很明显。


因此,切勿把坎普和媚俗混为一谈。



02

振奋人心的坎普时代


过去的十多年是最振奋人心的坎普时代,Lady Gaga 就是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坎普参与者和亲历者,她也是将坎普概念转化为为热门话题的最大功臣。


▲ V 杂志 2009 秋季刊 | 摄影: Mario Testino


2008 年,正值金融危机爆发,西方经济陷入低迷,政治和社会动荡,社会阶层开始分化,时代需要新偶像。那样的光景之下,Lady Gaga 横空出世,迅速走红,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坎普时代。


最初,她被视为衣不惊人死不休的疯女人,每次出街造型都会雷倒一片,三角裤外穿、胶皮 Bra、胶皮窄身裙、超大蝴蝶发髻、每天染一种发色、几尺高的巨大发髻、头顶龙虾、身披生牛肉片……


有记者故意刁难她,问她关于奇葩穿着的感受,以为她会出尽洋相,没想到她一本正经回应说“自己是一名演技派演员”。如此正式妥帖的回答,赋予了自身坎普穿着的严肃性,就不是众人眼中的瞎搞了。


随着 Gaga 接二连三推出备受好评的音乐作品,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成为无数人的快乐源泉和正能量,与音乐作品同期输出的坎普形象有了更加稳固且合理的认知。因此她成为了今年 Met Gala 的联席主席之一,并在红毯上疯狂秀造型。




03

坎普与文化共鸣


红毯,无疑是坎普穿着发挥能量的最好舞台。


2001 年,第 73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红毯上,冰岛妖后 Bjrk 穿着 Marjan Pejoski 天鹅装亮相,她还假装在红毯上下了一枚蛋。她的夸张造型就是典型的坎普穿着,尤其那枚蛋的出现,让天鹅装的轻浮感变得严肃起来。




近些年,社交媒体全面兴起,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玩起了自拍,朋友圈和社交媒体成为了每个人都能拥有的专属“红毯”。


加上讲究个人主义的多元化审美流行,坎普穿着拥有了更加任性的生命力,任何挑战过去的奇装异服都有了合理存在的价值。



▲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Camp: Notes on Fashion 展览展厅入口 | 摄影:Zach Hilty / BFA


Camp: Notes on Fashion

坎普: 时尚札记

展期:2019.05.09-09.08

展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地址:The Met Fifth Avenue, NYC


随着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联合美国康泰纳仕集团和 Gucci 在今年举办坎普主题派对和展览,在名人效应的驱动下,主张通过浮夸方式表现严肃的坎普作风,自然而然被推向了更加主流的位置,以及更为广阔的大众市场,势必会成为全民的狂欢。


问题也随之而来,坎普本身是否还有足够强的颠覆能力?


不妨看看近几年流行的坎普穿着。


已经红红火火好几年的 Gucci,一直在性别中立方面大做文章,每一季的浮夸造型都有其严肃的思想性。





当红的新生代设计师品牌 Palomo Spain,其大胆颓美的无性别风格,就很好地体现坎普穿着要浮夸要严肃的当代精神。






不难看出,时尚品牌的坎普作风都在通过主张性别流动来呼应时尚民主化浪潮,而性别流动已经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


一方面,传统时尚作风是严肃的,另一方面,坎普作风通过浮夸表现严肃,基于这样的逻辑,身在时尚民主的浪潮之中,空有严肃是不够的,毕竟毒舌作家王尔德曾说过:“严肃是浅薄的唯一庇护所。”所以必须有高于严肃的东西。


而看回坎普本身,它有讲究挑战与背叛的传统,一直都在试图定义与之相关事物的意义,显然它自身已经高过了严肃。只要掌握了坎普的精髓,自然就会技高一筹。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到侃爷 Kanye West 出席今年 Met Gala 红毯的造型,相比爱妻卡戴珊身上耗时 8 个月定制的 Mugler 礼服,他穿的 Dickies 夹克售价才40 美金。即便如此,其严肃性、批判性、自命不凡的姿态,简直比坎普还要坎普。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联系原公众号。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