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凶宅保命指南
发布时间:2019-05-26 19 来源: 互联网

本文转载自“X博士”(ID:doctorx666),已获得转载授权


在日本富士山西北侧,有片“青木原树海”。


1960年,作家松本清张写了本凄美的爱情小说《波之塔》,书中女主角为情所困,在青木原自尽,哀怨的结局,让青木原树海成为了著名的自杀圣地。


△森林中古木参天,自杀者们在树海中悄悄离开这个世界


据说,日本警方每年都能在树海中找到近百具遗体,媒体的大肆渲染使这片树海变得更为神秘莫测。


但值得注意的是,木原树海仅是日本自杀的冰山一角:2016年,日本有21764人自杀,死在家中的占59%。因此,日本最不缺的就是“凶宅”。


△吊颈是日本人的常见自杀方法,除此之外,男性偏好烧炭、跳楼,女性偏好跳楼和溺亡


凶宅多,不代表日本人就会习以为常,他们反而十分忌讳住进凶宅。在日本文化中,凶宅往往透着一种压抑、潮湿,带有复仇性质的气氛。


如果你看过流行于江户时期的《百物语》,或是恐怖片《咒怨》,就会发现人横死,特别是含冤而死的地方,无一例外都离不开“怨气”二字。因此,入住凶宅的日本人往往会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


△葛饰北斋 “百物语皿屋敷”,一个充满怨气的怪谈


因此,在日语中,“凶宅”有个看似隐晦的专有名词——“心理瑕疵物件”。不仅是自杀,他杀、孤独死、火灾等意外死亡的住宅都被归为心理瑕疵物件。


为了不让自己的生活变成《咒怨》,日本发展出了一种统计凶宅的手段来驱散恐惧,这就是我们要讲的凶宅调查网——“大島てる”。



0 1

日本凶宅统计学


2005年,一位叫大島学的年轻人创立了一家名为“大島てる”的凶宅网,一经上线便吸引了广泛关注。


大島是个怪人,东大经济系毕业,在美国念过硕士,家里还有家族企业,这样一支商业潜力股,却偏偏搞起了凶宅网站。


△大島学先生,长得有点像阿杜


原来,大島是个灵异爱好者。留学归来后发现日本凶宅很多,住客却往往不知情,干脆就搞了个凶宅调查网,当起了凶宅专家。


△发福后的大島偶尔还会在恐怖怪谈节目中露面


“大島てる”以Google地图为页面,用黄色火焰来标识凶宅位置。一开始,网站只提供东京的信息服务,后来扩展至全国,甚至涵盖海外的一部分。连北京西单大悦城凶宅都记录在册。


(小通也曾在日本租房攻略中提到了这个网站→【在日本租房是一场生存考验


△大悦城杀人魔伝説


同样,“大島てる”提供的信息十分详尽,凶宅地址门牌号,原居住者和死因,新闻链接一应俱全,信息获取也十分严谨。参考新闻、起诉书等资料和实地考察都是工作人员必须要走的程序。就连战国时期本能寺之变中,织田信长的死亡地点都能够查到。


△杨斋延一本能寺焼討之図


随着网站越来越知名,工作量日渐膨胀,仅靠员工一间间调查已经不太可能。于是“大島てる”开放了投稿制度。在凶宅公示栏上,阴森森的投稿看上去就像是《怪谈百物语》,令人毛骨悚然:


“我祖父当时好像目睹了自杀现场。死者挥了下手后就纵身跳下了。祖父很不幸连死者的尸体也看到了,结果他一个礼拜每次一吃饭就吐。”


△这个用户的ID阴气也是很重


投稿的故事中,不乏一些用科学常识解释不了的现象。所以,也有人质疑部分凶宅的真实性,要求删除不符“凶宅”定义的投稿资料。


△有人指出投稿信息与真实的公寓信息不符


但相比虚无缥缈的传闻,许多凶宅的凶猛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你打算去日本旅游,千万要注意:根据“大島てる”的统计,旅店也是命案频发的地方。其中,中国游客最爱去的歌舞伎町一番街,就是凶宅聚集地:


△凶宅一番街


其次,我国旅行社首推的酒店之一——新宿京王酒店,“凶猛”程度也非常之高:


△蒸汽波质感下的凶宅


这家酒店曾发生过多起名案,有明确纪录的事故就有这些:




在此给各位朋友提个醒,去日本旅游订房前,最好去“大島てる”看看。



0 2

日本凶宅鉴定学


尽管 “大島てる”上,仅在日本境内标记的凶宅就有几万间。但在日本,住进凶宅还是难以避免。凶宅也是住宅,大部分业主即便知道房间有“心理瑕疵”,但还是希望凶宅有市。


△大嶋てる上密密麻麻的凶宅


日本宅地建筑交易法规定,房屋有瑕疵必须告诉对方。至于告诉谁,告诉到什么程度,又是一个暧昧地带,怎么规定就看法官的心情了。平成19年8月,东京地判审理一起凶宅纠纷的判决是——


“凶宅必须向第一任租客说明,但之后的租客若无特殊情况可不必告知。”而且,“只告诉租售当事人,住隔壁的可以不告知”。


而在平成25年,东京高判审理另一起纠纷的判决是,


“他杀凶宅告知对方的义务期是50年,若是自杀凶宅,义务期只有2年。”



由于凶宅市场充满了模糊和扯皮,导致不少中间商在这里浑水摸鱼。而“大島てる”的存在,无疑是触动了这些人的利益:在网站刚上线时,“大島てる”因刊载了横滨某公寓的不利信息,被告上了法庭。


很多凶宅业主也变得越来越狡猾,干脆给邻居封口费避开调查。



“大島てる”数据虽然庞大,但在层层阻碍面前,力量总归有限。


针对这种情况,“大島てる”干脆提供了一套鉴别凶宅的方法:


第一,价格特便宜,市价50%以下的有重大嫌疑


第二,公寓中有一间房特意做过翻新处理


第三,房屋被频繁出租


第四,公寓在一年内更换过名字。


举例而言:在江东区潮见地区某建筑于2007年12月竣工,次年4月发生凶杀案,案发前租金是8万到9万,事后降价达2万日元。为了能正常出租,业主把公寓名都改了。



0 3

他们为何“与鬼争屋”


“大島てる”的统计工作阻碍重重,为何还要迎难而上呢?仅仅是因为匠人精神?


实际上,凶宅之凶,不仅在于恐怖片式的观感,有时还会对房客安全产生影响。


“大島てる”发现,在众多凶宅中,四楼上吊最多,三楼意外伤害最多,二楼住客经常去别的地方自杀,一楼普遍是凶杀案,其中高层建筑占7%。


同样,凶宅会对人们的心理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在日本这个高自杀比率的国家,有自杀倾向的住客有可能会模仿上一任死者自杀,“大島てる”就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


“上任租客在阳台上吊,第二任也会在阳台”,


“上任在浴室割腕,下一任也会在那”。


△模仿型自杀在日本有大量先例:1986年,日本歌手冈田有希子跳楼自尽,同年日本就出现了多人模仿其“跳楼自杀”的情况


其次,凶杀房往往会出现连续命案,第一个住客出事后,第二任租客有事搞不好也会出事。犯罪心理学上有个理论:


“某些杀人狂回到作案现场时,如果能看到看到残留的血渍或警方遗留的记号,会感到莫大的满足。”


这还是比较轻的,如果当他发现警方的调查毫无进展,或者下任住客对真相毫不知情时,这种靠回忆提供的快感会很快消散,转为再次犯罪。这样的话,新来的住客真会因为图便宜丧了命。


△一间出租套房中曾发生血案,房间入口处有两个人的头颅,客厅有七个人的头颅,冷藏柜中放有九个人的身体


但即便如此,日本许多房产公司还会公然打出凶宅旗号,明明白白地告诉你:『2万6000円の殺人』,『2万7000円の自殺』,『4万3000円の病死』,这些凶宅却从来不缺租客。


其中最狠的是一度轰动日本的座间九尸命案公寓,凶手2个月连杀9人后被捕,但因为公寓的租金实在太便宜,大多租客都不愿意搬走。


△租客们丝毫不介意这是日本知名凶宅


列宁有句话,只要有利润,资本家连绞死他们的绳子都会出售。


而对穷人而言,他们尚处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最低级,连物理上的庇护都没有,谁会在心理上细思极恐呢?住进凶宅靠的从来不是勇气,而是挣扎在生存边缘的妥协。穷人的世界一直如此,亘古不变。



-完 -



小通荐书

点击图片购买

《被误解的日本人》

作者:[日]野岛刚


不会写汉字的日本人

日本人是站着吃牛排的?

AV女优不能做新闻记者吗?


日本人用中文的笔触

展示常识性的误读

书中既说日本人,也讲中国人

发人深思,有趣好读


小通长期撩想兼职投稿的小伙伴

后台回复【投稿】即可见详情


点击图片阅读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转载原创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

致力于做新鲜有趣的日本相关科普

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