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青年造车:“水变氢”自诩知音难寻,怎奈黄粱一梦
发布时间:2019-05-26 19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9

数年间收到几百封判决书,劣迹斑斑的青年汽车凭什么接连谈下政府生意?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张帆

你知道水是由什么组成的吗?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

而氢和氧是可以燃烧的。放一个铁桶(注意,不能是木桶)装满水,倒上几滴水基燃料母液点上一根火柴,轰的一声水就可以燃起来了,直到水干火才停止。

“借这个发明我将比肩瓦特、牛顿、爱迪生,下届诺贝奖舍我其谁?”

这个故事听起来熟悉吗?1993年国民喜剧《我爱我家》里葛优饰演的季春生就讲过一次,还差点因忽悠被送进派出所。事实上这出“点水成油”的戏码源自真实的新闻案例,当事人被判10年有期徒刑。

没想到16年过去了,新能源“大师”庞青年又换汤不换药的再演绎了一遍,而且他比季春生成功多了,至少打动了书记大人和南阳的记者朋友们。

作秀还是伟大发明被误解?

故事的开头从两天前说起,南阳日报一篇宣传报道,让“水氢发电机”成为媒体、网友热议话题。

报道中提到“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文章一出备受质疑。

氢能发电的产物是水,而水又能用来制氢,按此逻辑他们发明的不是水氢发动机,而是永动机,严重违背“能量守恒定律”。

对此当事人青年集团负责人庞青年曾在2017年介绍: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

(正在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的庞青年)

面对媒体的质疑最开始他直接回怼:“(质疑)是人家的事,一个全新科技,大家不理解是正常的,我年轻时,看到铁树开花、铁牛(拖拉机)耕田的新闻,哪能想到现在都无人(驾驶)了。”

庞青年的回应颇有些天才不被世人理解的味道。

谈及研发团队,庞青年说,是一些博士生导师带着很多博士一起研发的,从2006年即开始了,但他不愿透露具体团队。

虽然庞青年没有介绍到相关团队,但通过搜索可以发现庞青年提到的“水氢发电机”在时间、技术原理上与湖北工业大学今年4月拟提交的“一种水解制氢铝合金及其制备方法”、“一种水解氢铝合金及其制备方法和应用”两项专利不谋而合。巧合的是在该校4月发布的公告中,这两项技术已独家授权给南阳青动能源科技公司。

(官网4月公布的相关公告,目前该链接以无法正常访问)

该技术发明人张杰(化名)在前天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了南阳“水氢汽车”所有关键技术来自于该学院的研究,并表示“只加水就能跑”的说法不对。

整个反应的原理是铝合金材料的水解反应产生氢气,氢气与燃料电池堆作用产生电能。也就是说,除了水,其还需要源源不断的加入价格并不低的铝合金材料。

明明还需要加入其它反应物,为什么在宣传时却强调“只加水就能跑”?唯一提到其它材料也仅仅用特殊催化剂代替,初中化学书上对催化剂的描述是:影响反应速率,但本身质量和化学性质在反应前后不发生变化的物质。造车十几年的庞青年会弄不清催化剂和反应物的区别?

i面对这一疑点,网友和媒体把矛头直指“骗取补贴”。毕竟夸张的宣传、不专业的解释、缺少核心专利等特性真的很难让人信服这会是一家专心造车的企业。

巧合的是该项目确实有政府投资介入,根据官方资料显示,该氢能源整车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针对上述种种疑点,庞青年在昨天接受采访时进行了回应,经整理后大意如下:

1、南阳政府确实有出资但实际只支付了9800万元注册资本,目前40亿元资金未到账;

2、除了水整个制氢过程还需加入铝等材料,且需要一种纳米级材料作催化剂,具体何种物质无法透露;

3、活动当天没请记者,这篇稿子要是我们提前看过会用更专业的术语描述;

4、为技术感到骄傲,最快3到5个月可以投入商用。

然而庞青年的解释显然无法让人满意,一方面在南阳日报发稿前他就曾在视频采访中发表过“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就能跑”的介绍,另一方面目前看来青年汽车采用的铝水制氢本质上并不是一项新鲜技术,在涉及成本问题时负责人也含糊其辞,让人无法判断这项技术的合理性。与此同时,猎云网还意外的发现,湖北工业大学官网中关于上述研究及专利的通告或通知均无法正常访问(部分通知或报告疑似被删除),原因耐人寻味。

再结合此前青年汽车系数家公司卷入骗补、逃债、失信、涉嫌欺诈等风波,作为旁观者实在难以看清这场戏剧性事件背后的真实情况,不知道庞青年是真不被理解的造车天才,还是靠骗补过日子的“大师”。真相需相关政府部门深入调查后才能被揭露,但在了解真相前,不妨先看看他之前是如何骗补、逃债、烂尾、涉嫌欺诈的。

客车发家,奥运走红

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放过牛、卖过茶,开过拖拉机,也开过小厂卖各类轮胎,但在他眼里这些都是工作谈不上事业。

真正让他兴奋的是,1995年意识到用户对高档客车的需求他开始了造车的旅程。“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但我觉得能行。”

不过第一步并不顺利,到1998年因为销售不畅庞青年第一次造车宣告失败。

关闭第一家车厂的同时他收购了合资公司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这次他选择与德国尼奥普兰公司合作并迅速在国内打出品牌,占据豪华客车市场近七成的份额。

经过这次合作庞青年的生意开始有了起色,并迅速拉上贵航集团,借助贵航云雀的“壳”第一次得到轿车生产资质。

到了2006年,青年汽车又对外宣布与英国莲花汽车合作,成立青年莲花联合研发中心,但尴尬的是对方曾对媒体表示,两公司间毫无关系。

真正让庞青年和青年汽车名声大振的是2008年奥运会,北京为了打造“绿色奥运”,决定淘汰尾气排放量大的公交客车。两批近800台“绿色大巴”的订单横在了国内外众多汽车厂商面前,令人意外的是青年汽车中标500台,打败沃尔沃、奔驰等一众明星选手。

(庞青年个人资料 图源:青年汽车官网

因为奥运会的传播效应青年汽车在全国打响品牌,一时间庞青年呼声极高,两次斩获十大风云浙商人物、获封“全国创新能手”、入选浙江省人大代表,更有媒体在报道时将其与宗庆后、楼忠福、徐冠巨等浙江系企业家并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庞青年喊出了“要全面进入汽车行业,不仅要造豪华大巴,还要造卡车、小轿车。”

用煤炭作杠杆套现,涉嫌诈骗被立案

在客车市场尝到甜头后,青年汽车希望借着这阵东风迅速向卡车、轿车、汽车零部件等领域布局,涉及与多个地区政府的合作。

根据《中国经营报》2017年报道,自2009年起,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

比如2010年青年汽车宣布与宁夏石嘴山签约,计划总投资237.09亿元建设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大型汽车发电机项目等;2011年,宣布投资25.75亿元在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及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在杭州萧山投资36亿建设莲花轿车基地.....其他投资的布局还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鄂尔多斯、海宁等地区。

疯狂且迅速的扩张后青年汽车俨然形成一个庞大的汽车“帝国”,与想象中的捷报频频不同,先传来的是通报批评和土地被回收的消息。

2010年江苏连云港政府收回青年汽车877亩闲置土地、浙江海宁收回36.91公顷闲置土地、六盘山相关部门在两会期间点名批评青年汽车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此外青年汽车在济南、泰安等地的相关项目也接连被叫停......

如此的大起大落背后疑点重重,截至目前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能解释青年汽车在各地的项目为何频频烂尾。但他们在鄂尔多斯的项目可以给我们提供参考: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1年,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政府签下协议,承诺投资90亿元打造莲花乘用车,计划总共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作为鼓励当地政府配给青年汽车超10亿吨的煤炭资源。

在庞青年的计划中,先收购萨博汽车落地项目再将煤炭资源以30多亿的价格卖给能源投资公司亿佳合。事实上,在收购之前他们已达成协议,并且亿佳合公司所在地吉林白山市向青年汽车支付了2亿定金。

但打碎庞青年如意算盘的是收购萨博计划失败,煤炭落空,青年汽车资金无法得以运转并与亿佳合闹上法庭,青年汽车主动提出诉讼:“因亿佳合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而不付钱,导致青年汽车并购萨博股权失败。”亿佳合则显得更委屈:“谈好的煤炭资源没看到,之前预付的定金也要不回。”

至此,这场以煤炭为杠杆骗取国家资源的把戏才正式被外界所知,庞青年也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同时查封了青年汽车2亿账户。

事实上,根据相关规定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矿产资源的行为应被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庞青年唯一一次利用政府提供的资源作为杠杆企图获利,此后青年汽车也因种种原因先后被济南高新区管委会、浙江当地国资委、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广大银行济南分行提出诉讼,累积需赔偿超10亿人民币。

面临破产清算,用新能源作“保护伞”

鄂尔多斯事件之后,青年汽车的负面消息就不断传来,从欠薪拖款到被列入失信名单,短短数年间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与“青年汽车”相关的裁判文书就多达几百份。庞青年也前后20余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并被限制消费。

对于这些诉讼,庞青年选择使用“拖字决”面对,即便被裁定需按时付款他也选择无视,直到青年莲花、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这三家“青年系”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到这里故事本应进入尾声,但以“青年”自居的庞青年显然不愿认输。新能源造车成为他的救命稻草,试图借此逆风翻盘。

也正是凭借新能源这张牌,青年汽车才没有彻底崩塌。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处理青年汽车破产申请一案时以此为由驳回,裁决书显示如下:“被申请人(青年系企业)及关联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该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且被申请人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双方尚有可能通过协商,充分运用政府协调、组织的帮扶机制,解决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债务清偿问题,为了更好地维护企业的生存发展,最大限度的保护各债权人的利益。”

接着又一则消息让庞青年起死回生,青年汽车宣布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设立50亿元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车发展,也正是这笔资金让青年汽车建成了文章开头描述的“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水氢燃料车。

是否在这之后,庞青年就真的开始迷途知返,埋头造车挽回局面呢?

然而,骗补的习惯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戒掉,2017年2月青年汽车又因新能源项目“骗补”被工信部通报并取消相关产品生产资质,同时勒令于2个月内进行整改。

整改后的青年汽车又陆续向国家平台提出了7417万的补贴申请均以不符合条件被驳回。虽然没拿到国家补助,但根据浙江省科技厅公示,2017年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获省级补贴超7000万。

也正是同一时间,庞青年的水氢燃料车正式下线,落地南阳。据公开资料显示,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氢能源项目首期投资超81.63亿元(其中40亿来自当地政府),用地1000亩,预计到2020年投产利税超百亿。

目前看来,你很难界定这个项目的性质,但结合庞青年之前的所做所为以及他“点水成氢”的故事,你很难想象他是在用心造车。

希望数个月后,庞青年能用他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新能源汽车“打脸”现在群嘲他的网友、媒体,毕竟比起看笑话,我们更期待他一位不被时代理解的新能源“大师”的诞生。看他如何比肩瓦特、牛顿、爱迪生......

- END -

热 文推 荐

小黄狗穷途“弃卒保命”

东哥再见!我打算六月份离职

“北漂”货拉拉

新氧,招股书里隐藏的医美真相

美团的赚钱压力,王兴的最优解

永不纠结朱啸虎

传统健身房的“中年危机”

移动互联网十年

2019 ,摧枯拉朽式的AI洗牌之路

沈南鹏 :一个平衡高手的自我进化


未 经 允 许 严 禁 转 载

授 权 请 后 台 回 复 “猎云网”

好看的人都点了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