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爘犠闾秤幸换锷衩氐陌滓氯?..
发布时间:2019-05-26 19 来源: 互联网

阿联酋人控制曼城,卡塔尔人拥有大巴黎,很多人可能会发出疑问:这几年,沙特的有钱人在做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沙特人正在酝酿一个扩大本国在世界足球圈影响力的计划,具体实施策略的人,名叫图尔基,沙特王储的亲信。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没有政治顾问,除了图尔基和萨乌德·卡赫塔尼。“人们都怕他们,如果蔑视他们,就可能进大狱。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这是沙特记者贾马勒·哈舒吉生前揭露的秘密。去年10月2日,哈舒吉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之前,对美国《新闻周刊》描述了这两个“坏蛋”形象。他们是沙特王储的忠实奴仆,2017年底,他们在利雅得丽思卡尔顿酒店地下室主导的审讯,导致沙特100多名达官显贵被捕。


谋杀记者事件被曝光后,萨乌德遭到了排斥,图尔基却没有……



去年10月,有着摔跤手身材、面色严峻、留着大胡子的图尔基,只身来到纽约治病。这个37岁的神秘男子,仍是“令人害怕”的王储亲信。受训于沙特皇家军事学院的图尔基出身显贵,曾是王储的保镖,因性格幽默、办事效率高而深受王储赏识。最近一年多,他承担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在世界体育范围内,重塑沙特的野心和形象。


图尔基手下拥有大批国之重臣,和几乎没有限额的预算。他掌握着沙特体育总局和奥委会,还有阿拉伯足球协会联盟和伊斯兰体育协会。在各条战线上,这位“安全专家”都展示着自己的影响力。


沙特王室如此大费周章地将金钱和精力投入到现代体育工业,首先是为了挽回国家受损的形象,而图尔基的任务就是推销体育开放政策。不过新加坡国际研究学院的学者詹姆斯·多尔齐认为,哈舒吉遇害事件,让这个任务变得几乎不可能实现。


作为中东足球专家,多尔齐表示,沙特此举是在为“后石油时代”做准备,寻求经济多样化,这也是王室抛出“2030愿景”的初衷。另外,沙特的目标也是与卡塔尔竞争。作为近邻和主要对手,卡塔尔已经大手笔投资体育产业多年,还将在2022年举办世界杯。“沙特的体育外交,是整个国家面临一系列挑战的反映。”


今年1月16日,图尔基将步子迈进了最为重要的足球场。尤文图斯与AC米兰,在沙特的土地上(吉达)展开了意大利超级杯争夺,国际巨星C罗打进全场唯一入球——当初卡塔尔也曾争夺过这项赛事的举办权。


今年年初,沙特承办了尤文图斯对AC米兰的意大利超级杯,但并没有取得理想中的轰动效果。


其实去年10月,图尔基已经自豪地披着长袍,邀请巴西和阿根廷的顶级球星们来沙特踢了一场友谊赛,当时两支国家队各拿到100万美元出场费。去年12月,同样的数额承诺给了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之间的胜者,两人原本要来沙特打一场表演赛,但因西班牙人受伤而告吹(另有一说是两位网坛巨星因为“哈舒吉事件”而拒绝来沙特)。作为美国职业摔角明星胡尔克·霍根粉丝的图尔基,只能转而邀请一众WWE明星来沙特走穴。


为了说服体育圈、尤其是足球圈那些明星为沙特做宣传,图尔基不计成本。谁要是背叛他,或者辜负了他的信任,这位“王储保镖”算起账来也毫不含糊。


2018世界杯揭幕战,沙特国家队0比5惨败给东道主俄罗斯。图尔基原本对这支国家队寄予厚望,甚至多次亲临训练场“指挥”。比赛翌日,他立刻录制了一段视频,祈求获得王储原谅。“球员们让整个国家蒙羞,我也为这次失利感到耻辱,并祈求您的谅解。过去3年里,为了他们,我们已经竭尽所能……”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图尔基不仅时刻关注着沙特国脚们的表现,还会走进训练场,给球员们讲话。


图尔基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他认为,付出昂贵代价,必须快速获得回报。去年1月,他与西甲联盟签订了一份难以置信的合作协议,将多名沙特球员安插进西班牙顶级俱乐部,他希望用钱为国脚们买到高水平赛事出场机会。然而4个月下来,9名外派球员中只有前锋穆瓦拉德一人代表莱万特有过出场记录,而且(两场)累计时间不到10分钟。这次尝试失败,让利雅得王室心灰意冷,图尔基本人也是脸上无光。


作为掌管沙特体育的强势人物,图尔基也会插手本国联赛。他的计划是不计成本地投入,在未来几年里,将“SPL”(沙特顶级联赛)打造成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十大联赛之一。为此,沙特甲级联赛俱乐部合计3.4亿美元的债务被免除了,硬件设施成为俱乐部私有,各俱乐部获得大笔资金吸引外籍球星,比如去年9月加盟希拉尔的前法国国脚戈米。


戈米将他标志性的且略带惊悚的庆祝动作,带到了亚洲赛场。


沙特当局还会“邀请”该国的富豪们为足球掏钱,图尔基甚至亲自干预某些转会,他希望引进大量巴西球星,打造一个既有观赏性、又有竞争力的联赛。现任科林蒂安主帅法比奥·卡里莱,去年曾在高薪诱惑下接手沙特瓦赫达俱乐部,其他5名巴西教练随后紧跟而来,另有10多名巴西球员加盟沙特各家俱乐部。参与其中多宗转会的巴西经纪人弗拉维奥·维亚纳表示:“一切都是由图尔基掌控。他不发话,什么都干不了!”


国际舞台上,图尔基首先看中了埃及。这个北非足球强国拥有很多非常受欢迎的俱乐部,埃及也是沙特的政治同盟。王储的亲信首先商谈了几宗转会,然后堂而皇之地成为了非洲大陆冠军头衔最多的阿赫利俱乐部的荣誉主席。花掉1500万美元后,3名巴西球员来到开罗,另有4家埃及俱乐部以赞助合同的方式领到了奖金。


在图尔基的计划中,巴西巨星内马尔也是沙特联赛未来的引进目标。


作为王储特派员,图尔基渴望在埃及也掌控一切。他承诺会为阿赫利修建一座新球场,装备VAR系统,购买联赛转播权……但开罗球迷并不买账,他们不满埃及足球被沙特人控制。阿赫利俱乐部主席马哈茂德·哈提卜无奈地表示:“我很尊重图尔基,但他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俱乐部的事务。”埃及记者穆罕默德·法蒂则认为,沙特人只喜欢装点自己,“但对于阿赫利球迷来说,没人能比俱乐部更重要。”


索然无味治下,沙特“财神爷”在去年5月决定退出。不过后来的世界杯小组赛A组最后一轮,萨拉赫领军的埃及1比2输给沙特,谁能说跟图尔基完全没关系?


去年夏天,图尔基还闹出了一个幺蛾子:他收购了一家位于埃斯尤特的埃及小俱乐部,并将其更名为“金字塔FC”,然后搬家到首都开罗,增强球队实力和影响力。花费3800万美元后,“金字塔FC”引入了大批巴西球员,甚至还扬言要签下伊布。几天时间内,球队专属电视台——金字塔TV创建,解说嘉宾阵容堪称豪华,其中有罗比·基恩、罗伯托·卡洛斯、罗纳尔迪尼奥……


街头的屏幕上,小罗头像+“金字塔FC”字样的大幅宣传海报为球队造势。


图尔基太渴望即时回报了。9月12日一场打平的比赛,他向埃及当局抱怨裁判不公,威胁要退出,最终迫使埃及足协决定聘请外籍裁判。埃及球迷倒是乐意看他滚蛋,阿赫利的拥趸每场比赛都会在看台上痛骂图尔基,而后者只能通过暴力施压制止辱骂,还把21名球迷关进了监狱。


“每天都有新问题发生。”这是那段时间图尔基脸书上最醒目的语句。最终,沙特人在去年10月摔门离开,金字塔计划终止,电视台也在翌日停止了播出。


不过,沙特的石油金元在埃及以外的地方仍有吸引力。据说图尔基又准备在突尼斯收购一家俱乐部,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曼联收购计划”也跟他有关。


在社交网络上,图尔基不断展示着自己在世界足坛的影响力,比如他跟“好哥们”因凡蒂诺的友谊——国际足联主席甚至公开表示对图尔基提出的世俱杯改革计划感兴趣。对于这项每年一度的赛事,沙特人的扩军想法如果实现,可能会花掉数十亿美元的赞助费。


去年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同观看世界杯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上图左),是图尔基为所欲为的幕后支持者。


对于2026年世界杯,图尔基选择支持美国,并暗中破坏了摩洛哥的申办计划。在他的策划下,7个阿拉伯国家对摩洛哥投了反对票,沙特人还在推特上斥责摩洛哥与卡塔尔“搞关系”。2017年6月,卡塔尔与沙特中断了外交关系,随后双方在体育战争中也斗得不可开交。为了向亚足联施压,图尔基牵头成立了南亚和西亚足球协会,旗下囊括了14个国家,但没有卡塔尔及其盟友伊朗。


过去一段时间,图尔基与美国足协主席卡洛斯·科尔代罗走的很近。他一直支持美国举办2026年世界杯,并暗中破坏摩洛哥的申办。


社交网络上,图尔基经常模仿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一些世界足球的领导人,比如“支持卡塔尔”的布拉特和普拉蒂尼,以及现任欧足联主席切费林。“他(切费林)试图与我会面,但我告诉他了,图尔基不会与一个有着两张面孔的人交谈。”


两个中东石油强国,还在进行着媒体大战。作为卡塔尔体育外交媒介,创建于2013年的beIN Sports频道获得了众多体育赛事在阿拉伯世界的转播权,但却遭到了沙特人的不断侵权。从2017年8月开始,一个名叫BeOutQ的电视台,在沙特卫星的支持下频繁盗取比赛信号。在卡塔尔人看来,这是赤裸裸的盗窃行为,幕后操纵者和责任人一定是图尔基!


出于政治原因,沙特方面只能指责beIN Sports电视台和他们的敌意,图尔基倒是满不在乎地宣称:“我们希望尽快找到解决方案。”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关于沙特国家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但与此同时,属于beIN Sports的多项赛事,比如欧洲各国联赛和俄罗斯世界杯所有比赛,仍在没有转播权的BeOutQ电视台上播放。


beIN Sports总经理优素福·奥拜迪表示:“这种侵权级别是前所未有的,这是被一个国家支持的对世界体育的偷窃!”卡塔尔人向国际仲裁法庭递交了申诉,并要求10亿美元赔偿;但被国际足球管理部门召见后,图尔基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问题,并指责欧足联“不负责任”。


真是彻底无语了……



往期回顾



观察 | 同样将争冠悬念留到最后,本赛季的德甲就不伟大?


官宣 | 里皮2.0时代正式开启,三大挑战已在等他…


话题 | 2022世界杯不扩军!国足只能靠自己了

文|纪尧姆·佩里埃

编译|向波

编辑|DBSQ

美编|吴双